杜甫故里

作者:胡弦2019年08月21日 13:40 瀏覽:558

春日祥和,花開滿了后山。

——只在他詩篇深處,

人群、朝代,還起伏于危險中。


積百兇而得一詩人……

鞠躬時,我像一件祭品。

——我們有恒久不變的詩觀,但還不足以

救活山河:這正是


孤憤肉身持有的崩墜:讀完一首詩總是

一分鐘太長而一千年太短。


掃描二維碼以在移動設備觀看

贊賞記錄:

杭州麻将新手怎么学 比特币挖矿机怎么组装 网络棋牌游戏排行榜 0 现金诈金花游戏 工商管理硕士就业前景 捕鱼王2 vr赛车彩票属于哪里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 不朽情缘网页 og视讯是什么意思 狗狗币注册中心 云南时时彩开奖中-点击进入 福彩30选5走势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查询 香港九龙图库精准一波中特 竞彩足球比分开奖赛果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